正文部分

《史记》与《赠绨袍》

原标题:《史记》与《赠绨袍》

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将范雎与蔡泽放在一起,完成了《范雎蔡泽列传》。太史公在记述范雎时写道:“范雎者,魏人也,字叔。游说诸侯,欲事魏王,乃先事魏中大夫须贾。”范雎陪同须贾出使齐国大展才华,不想返回魏国后,却遭须贾嫉妒而被诬告为叛国。丞相魏齐将范雎毒打至折胁摺齿(打断肋骨、打掉牙齿),于是他佯装气绝,逃得活命。后来,范雎又在好友郑安平的家中得到调养,投靠秦国。

几年后,须贾到西秦修聘,欲拜见魏籍秦相张禄以求通融,却意外在馆驿见到已死去多年的门客范雎。先是疑似梦中,后又误当范的阴魂前来索命,一时间被吓得七魂出窍。当听完范雎对他述说离魏经过后,方知他大难不死,逃到秦国,仍寄人篱下,苟且活命,不由得对自己当年嫉贤妒能,在丞相魏齐面前陷害范雎的阴险行为生出些许悔意。尤其是见到昔日胸怀雄才大略,帮助自己劝说齐王的门客过得如此落魄——大雪天气,竟没有一件遮风挡寒的棉衣——心中那久已泯没的恻隐之心开始萌动。他不仅留范雎在馆驿饱餐一顿,还赠给他一件绨袍(丝质面料的棉袍),而他这点仅存的良心却救了自己的性命!

原来,此时的范雎已更名张禄,因提出削弱秦国宣太后家族势力和“远交近攻”等一系列治国方略,深得秦昭王的信任,已做了秦国的丞相。当嫉贤妒能的须贾知道这一切后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体似筛糠,跪在相府门外,以膝当脚,磕头如捣蒜一般。尽管“擢贾之发以续贾之罪”(“擢发难数”典故的来源),但范雎还是念其赠袍时那份尚存的故友之情,放过了须贾。

太史公笔下的这段精彩故事,经清逸居士编剧,定名为《赠绨袍》,由京剧高派创始人高庆奎先生搬上京剧舞台。剧中高庆奎饰演的范雎唱腔激昂高亢,慷慨激愤,堪称京剧史上的一段绝唱。扮演须贾的架子花脸演员,在表现须贾得知范雎出任秦相后的震惊与恐惧方面,也需有高超的功力。当年老一辈艺术家高庆奎(饰范雎)、郝寿臣(饰须贾)联袂创编此剧;后来高派传人李和曾与郝派弟子袁世海合作上演该剧,表演也非常精彩。

Powered by 固原市粉尺营业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